凡是纯真的悲哀者,我都尊敬。人从悲哀里落落大方走出来,就是艺术家。(木心 《文學回憶錄》)

辛巴德一行人在一条鱼背上,他们以为是一座小岛,在上面休息,生火。
谁也不知道鱼什么时候就动起来了,什么时候沉入海底。
我们在一条大鱼上,所有的努力都可能随它沉入海底。
这是航海家辛巴德的故事。

一千零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