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纯真的悲哀者,我都尊敬。人从悲哀里落落大方走出来,就是艺术家。(木心 《文學回憶錄》)

晚风一阵一阵
吹起说话人的头发
人们笑起来
小孩在打闹
春天近了
一阵一阵暖风
说话的人把话重复了几遍
南山已不是想像的样子
也不是原来的样子
从前我来过
离开了很远很远
回来时南山下多了一座广场
小摊贩聚集在那里
人们在唱歌
喧闹的广场
垃圾也堆在那里

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