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过一段无望的爱情,“爱在心里,死在心里”。(木心 《文學回憶錄》)

人,从一切的生活中感觉到卑微,在敏感和脆弱中悲惨度日。这就是荒谬的事实。 当爱,青春,兴奋都逐渐离去,留下的还有什么呢?

你还好吗?
我们人间没有天堂
有他们说的那种
我不愿意去

你还好吗?
你知道我这样问的意思,
我想,有人会想要问候的。
这样我们就有了联系,
对不对?

真的,
你还好吗?
那时我们旅行
互无牵挂
像星星和夜晚那样
把自己收拾整齐
只在晴朗的日子见面

如今,你还好吗?

2016-01-15 0 条评论

我爱好这条街
有许多好吃的
有许多人
有许多漂亮的衣服

我爱好夜晚
孤身入梦

2015-01-17 0 条评论

天已经亮了
梦醒之后
已经几次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
每次发动起来,
响几分钟
便开走了

早上还是冷
朋友没空送我
一大早起来上班
剩我在他家里
他房间里传来手机铃声
原来是闹钟
他把手机落了
忘了问他钥匙放在哪呢?

我想起昨天晚上的梦
老板问我
“埃博拉的传染源是你?”
我一时吃惊
似乎这个秘密在心头藏了很久
还是被发现了
“你最好去做个检查
公司可以报的”

什么检查呢?
我一阵心烦,
想起医院的情境,
挂号,排队,等待·····
还有报销的麻烦事,诶
如果事情是这样的,
该给父母朋友打打电话
不能见他们
如果是最后一次,要说些什么?

2015-01-17 1 条评论

有一天我睡着了
我等着有没有谁叫醒我
但是我错了
因为不会有人从这里经过
也没有人会去叫醒另外的人

有一天
山上着起了大火
我看到后山的树,
在火中舞蹈——
都成了灰烬

第二天
父亲带我爬上后山
对我说,
“我死后,
把我埋在这里。”

最近做梦,
看到山上已经长满蒲苇,随风飘来荡去
看到空旷的天空
河流,田野和村庄

我以前写过一篇作文
我以为是我迄今为止写的最好的一篇
现在我已经写不出来了
在那篇文章中
我在1000个格子中打了800个叉
每一个叉都是很认真的
可惜老师不会懂
那是800个叹息

我想写一个故事,一个青年。
他想干什么?他也不知道
他说,好忙啊,
没时间哪
真不知道他干嘛
在干什么?
不知道啊!
干!什!么!?

——————————-

时间不紧不慢
把一个女孩
从婴儿变成6岁的小姑娘
16岁,26岁····
没有人写什么记录
正巧我在窗台看见了
她跟在妈妈屁股后面跑呀跑呀

——————————-

我去上街买水果
刚到水果店就下大雨
没带伞
堵在戴家巷和叠山路的交口哪,
我还看到一个老外,
提着很重的箱包
哦,老兄滚轮坏了吧?

这异国他乡的
夜里10点半
我这个突然想吃水果的人

等有一天,
一切都结束了。

意味着,——
没有领导
没有销量
没有房贷
没有报表
等等
等等

等,
有一天,
一切都结束了
比如,
我们恰巧撑伞走过小路
走过,
雨中的石子
春旁的野花
那么,
我们还有性致——
拍几张照片
想着,
等有一天
一切都结束了,
一起重温它,
还有,那谁在谁耳边的——
轻声,细语,偷笑吗?

哦,
这,最是我耿耿于怀。
“我的姑娘,我的兄弟!”
只是你们不要混账起来,
不要混账起来。

2014-05-02 0 条评论

其实,
我在想一个姑娘
不要怀疑我的眼神
不要以为哲学占据了我
其实,
我太久没有见她
因为,
我一直犹豫
因为,
我一直忧郁
因为,
她那么好,
那么好!

我做梦的时候,爬到一棵大树上
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一幕
爬树的事原来已经过去了十多年
不知道是为了摘果子
还是为了和小伙伴们比勇敢
只是梦中出现一条蛇
它卷曲在树枝上
不知它是看着我,嫌弃呀又生气呢
还是只是想困觉
梦着那个星期的大午餐

而我已经上下不得

如果小诗 | 晨钟暮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