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文章。
2016-12-31 5 条评论

2016年,不要说失恋的事。我来说下AlphaGo。刚好看到阮一峰的文章《未来世界的幸存者》,还没看完,年末突然想说说这件事情。

圣诞节前接待一个来中国出差的美国同事,和他聊AlphaGo,他竟然不知道。我觉得很奇怪,亏他家还在San Francisco,离Facebook,Google这些巨头就几十公里的车程。
他和我聊职业规划,10年后做到Specialist之类的,我和他说,10年后我们这种技术工人还被不被需不需要都是个问题。

13年准备毕业论文的时候,第一次看三体,那时和同学聊天,如果有一天人的思想意识可以存储、融合,那样的话会怎样?那时候云存储正火,我想如果某一天有公司可以提供记忆存储服务会怎样?

AlphaGo胜李世石让我重新想起了那些想法,惊愕变化正在来临,并且如此的快。

去年我也不痛不痒的想了下人工智能的事情。我考虑了稍微久远一点的情况,我在文章里写,“人类文明将转变成为一个全新的形式。这种文明的最终将不受物质实体的约束,而以智能信息的方式遍布宇宙。

而当下已经有各种问题出现。我想说的的是隐私和就业。

这年头政府及各类巨头都非常热衷于收集隐私。我们的信息也越来越容易被控制,生活也越来越依赖于线上,人类是否有一天将要被束缚于网格状的数字空间?那将会是极权吗?
技术进步正在加速资本的集中,最大的受益者当然是资本家。资本家永远追求低成本高利润。在技能上我们的性价比被人工智能比下去是迟早的事情。我们失业当然也是迟早的事情。

那世界将变成资本家和独裁者的世界吗?

无论如何,极权已经开辟了新的战场。

我很迷茫,对个人,对社会。

想起宫崎骏在最近的纪录片《永不止步的人》里,和一群年轻人讨论CG动画时说的一句话:“人类这么快就对自己没有信心了吗?”

  1. 看不懂那些英文词也懒得问度娘,但潜意识认为人类的终极追求是诗意的栖息,最近朋友圈被宋卫平的现代化农庄刷屏,有幸这个项目哥哥在参与管理,很早前就去参观并听过他们的蓝图,这是其一。

    其二是最近几年一直关注度假酒店和乡村民宿的发展,从台湾到温州再到现在身边时不时有整个隐藏在深山的小村庄被整村规划成民宿群,被打造成一种复古的生活方式。人类和社会要怎么发展我还真不知道,毕竟科技会给我们带来很多惊喜,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桃花源吧

    1. @ chi chui: 你说的“诗意的栖息”我不知道指的是什么?
      我把他理解为自由可以嘛?有自由才有可能有所谓诗意。我这里所谓的自由不仅仅指社会意义上的我们天天喊的那种自由,我指的是一种更广的自由,生理意义上的自由,甚至是心理,意识上的自由。

      人类(不一定是全体的人类,或许是个别的)最终将摆脱各种束缚,身体的束缚,物质的束缚。人类一但从肉体里摆脱出来,就不再是人类了,而是一种全新的智能(当然有新形式的物质依托,不过是可拷贝的)。这种意义相当于有机物到单细胞生物的转变,相当于单细胞生物到哺乳动物的转变,这两种转变经历了漫长的过程,而新型智能的出现将会非常迅速。当然,这样的变化具体还要多久,不知道,只是目前的技术进展让我看到了这个可能性。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转变失败,人类灭绝。这些都难说。

      你说的民宿之类,只是目前共享经济模式里的一种,和滴滴,Uber,Airbnb类似。共享经济本身不是技术的创新,虽然它是互联网技术发展带来的,它只是一种模式创新。生活方式是否复古我不知道,科技确实会给我们带来很多惊喜,但带来噩梦也有可能啊。

      1. @ qidian: 关于隐私,可以看这篇文章里我分享的视频:http://liangqid.com/archives/879

      2. @ qidian: 哼哼,同情你的美国同事,顺带着同情下我自己—_—

  2. “随着人工智能变得越来越聪明,会有更多的人被挤出就业市场。没人知道大学该学什么,因为没人知道20岁的时候学的东西到了40岁还有没有用。等你知道的时候,已经有数十亿人变得一点用都没有了。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原名 (以)尤瓦尔·赫拉利

发表评论

2016年 | 晨钟暮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