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文章。

远方的车灯射向天际,然后消失
感觉像,有人想说什么
又没有说
爸,此刻我想停下来
和你聊聊

灯光又射过来了
不理会我
转而从我身边穿过,
一串串,一丛丛
扑向黑暗深处,
爸,此刻你睡的好吗

我正在一条又长又黑的高速路上
一路的雨和雾,尘与霾,一路的黑暗
一路的大车,小车
但我感觉正身处在一个无人的世界

爸,我怀念一些以前的小事
你记不记得有一次
我们走在山里
一只野鸡突然飞到路边,停在那里
等我们停下脚步看它
它又若无其事又地转身钻进了草丛

爸,你说草丛里有什么,
它会不会被蛇吃掉,
草丛里面会不会有它的窝?

爸,你记不记得有一次下雪
你早早的喊我起床
你看着很高兴
我起来后
看到你站在雪里
肩头上有一粒一粒的雪花
你那时候不到三十五岁吧

爸,我喜欢下雪,
老家好多年才下一次雪
下雪的声音像风吹草

夜里的雪下地大了
你带我去马头山吗?
我没有去过下雪的马头山
山坳里的池塘会结冰吗?
池塘里的鱼会在哪里?

爸,我一个人站在雪地里的时候你知道吗
那天我在菜园里一个人都没看到
只见菜地白地发昏
天地冷呼呼地,静悄悄
菜园边树林的鸟不见了
我踩着雪
穿着雨鞋
肩上靠着一把大伞

爸,踩雪的声音有点像你打呼噜
你三十岁的时候
爷爷已经去世
你在远方的城市做什么

爸,你别牙疼了
爸,你别腰疼了
爸,你别不高兴

沒有更多內容 ヽ(`⌒´)ノ

发表评论

2017年1月5日 | 晨钟暮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