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文章。
2017-10-25 0 条评论

人总要以一种方式保存尊严,这样就算形体和精神受折磨,他也还能支撑下去。

他要变成老年痴呆,也还是要固执下去,就算在儿子面前犯了错,也还是要坚持,最多不过是老了,不是他的错。

我们不知道自己以何种方式死,总有这么一回,这是他的说法。

我们要以自己的方式活,只有这一回。

“如果注定要以某种疾痛死去,那有什么担心的呢”,姑姑这样说。

“你死了,我会想念你的”,我想这样说。

可这有什么好说的呢,好像真的像死别似的。

沒有更多內容 ヽ(`⌒´)ノ

发表评论

2017-10-25 | 晨钟暮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