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文章。

“他回到他的室。他的室不在高山上,在某个丘陵地带,某个山坡上。所以他离人类不远。他就在人类中间。在上坡上,白天可以看见高速路,夜晚可以看到城市的灯火,除非他回到他的室,关上他的门。

“他听到某种声音,扰乱他的灵魂。他没听清,那声音说的是什么,不然他可能会跑下山去,讲述他听到的。像先知或神的代言者那样。

“大概是咿咿呀呀,像婴儿的哭叫,或者什么情人的话。‘非得弄清不可,这是必要。’这是他的愿。他关上室的门和窗。

“有一日,他的日记里这样写:

“今天有些进展,我下了一趟南山。南山下有许多的商贩,卖烤串、烟酒、鱼丸,还有小孩玩的气球。我去路边打了点酒,再到广场听歌声。

“‘南山下的人民在歌唱’。我听懂了,大概是这句话。人民却并不存在,言语也不存在。但真理没有缺席。我在的人间不缺少真理,但缺少真相。

“‘南山下的人们在歌唱’。人们就在南山下。但人们用很少的时间歌唱,大部分时间吵吵嚷嚷。

“于是那天他回到一室,写下,人类在歌唱。

“这是他听到的第一句话。”

沒有更多內容 ヽ(`⌒´)ノ

发表评论

人类在歌唱 | 晨钟暮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