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文章。
2019-03-30 1 条评论

尼采作为一个孩童般的天使,不可避免地与一切虚伪、欺骗及愚蠢发生激烈的冲突。他的疯狂,他的自大,他的刻薄,他的满腔怒火,都源自他的纯粹的天性中不顾一切的孩子气。
他嘲讽瓦格纳为堕落者,“一个绝望的浪漫主义破老头”,虚伪而又懦弱。多年后,当他精神错乱,看到去世已久的瓦格纳的照片时,在头脑清醒的一瞬间,他又说:“我很爱他”。
要理解尼采,就得进入他的孩子气中,或者回到自己童年的孩子气里。有时我们渴望爱,却常常赌气式地拒绝任何拥抱。
真实的他渴望平静,敏锐而又脆弱。他的灵魂是真实而贵重的。
他用他天才的善良反抗他的时代,终于用力过度,身体及整个精神为时代所吞噬。但他的灵魂穿透了时代,走向了我们。
有人借尼采的话说,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但尼采远比这个做的多。
“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这只是我们的“小确幸”,我们不敢学习尼采,使用良知去反抗时代,但我们懂得精致主义和偷工减料。“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很励志,符合这个时代的鸡汤美学。

  1. 这小孩多大啊,还会哲学

发表评论

尼采 | 晨钟暮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