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纯真的悲哀者,我都尊敬。人从悲哀里落落大方走出来,就是艺术家。(木心 《文學回憶錄》)

1. 每天早上开车,在同一个路段遇到洒水车,感觉在楚门的世界,我的世界。

2. 适当保持幽默感。幽默的人笑,不是高兴的笑,是他觉得要笑了,就笑一下。就像刷牙挤牙膏一样,是规定动作。

3. 所谓幽默感,就是讲/说/做/表演一件自己都不相信的事情。那件事或离谱,或出格,或荒诞,幽默就是表演出来,让人觉得,你这家伙竟然相信这玩意儿。

4. 幽默的意义在于,抵消现实真实不改的荒谬。“你看,老子穷地只剩下内裤了,不也乐着么”,这是一种乐观哲学。只有深刻严肃的悲观者才有深刻的幽默。

5. 没有纯粹的,完全的乐观,所有的乐观,都得打上悲伤的底子。没有底子的乐观,就像在没打底的墙面上刷乳胶漆,不经年月就起壳脱落。

6. 那些浅薄的乐观的幽默,就像腐烂的生命里刻意添加的防腐剂。

7. 当我在副驾上抬头看中间的后视镜,左后方的车倒挂在其中。当飞鸟从前方电线杆飞过,连着后视镜的倒像,我以为一架飞机在前方俯冲下落,赶着飞鸟往前飞。

2015-03-29 0 条评论

我今年28岁
明年29岁了

今天我在出租屋里,
很想把电脑砸了
把手机砸了
当然都没有成功

2015-02-17 2 条评论

假设用以感性为基础的诗来描述,
“关于爱,
我又想起你了”
假设用以理性为基础的哲学来描述,
“爱,是一种存在于此彼之间的,平等包容友好合作的关系”
假设用女人的话来描述,
“你不是爱我吗?”
“……”

以此推论,女人是男人要学习的除感性和理性之外的第三种存在。
而女人只需要学习性感和无理就够用。

流行的意识形态要求人讲道德、纯洁、诚信、勇敢、坚强、完美、忠诚、无私、奉献等。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人是肉长的,具有天然的丑陋(出生即裸露),天然的脆弱,有物欲,天然的利己,而过度的利己又生出欺骗,虚伪,狡诈。

意识形态通过教育、舆论、世俗、洗脑等种种影响加到人的心灵之中。这些信条形成之后,人意识到真实的自我与它的出入,所以有隐藏的需要,隐藏人不愿意见光的部分自己,那部分就是隐私。隐私也就相当于衣物遮住生殖器一样,保护真实的自我不泄露。再坚强完美的人都有隐私的需要,只要是人类的肉体,隐私就是必须品。没有隐私,就相当于不要脸,人就与“婊子”无异,只顾舒适与享受了。

意识形态的过分要求会增长人内心的恐惧。恐惧自我不该曝光的部分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之下。自由的代价是允许虚伪,允许个人隐私。恐惧将这部分自由剥削,摧毁掉。恐惧是极权的良好土壤。对于极权者,监视是必要的。我相信当人们的所有信息都极容易被掌控的时候,极权也会变得很容易。

视频:格伦·格林沃德——为什么隐私很重要?

视频:亚历山德罗·艾奎斯提——为什么个人隐私如此重要?

张三说,这是马。
李四说,这是车。

我只说,天空的蓝。

1、昨晚要不是看右侧的文章列表,很难相信折腾这个WP已近一年。想到Tk的一年期限,于是想进它后台看看还有多长时间。一年前我用Ymail.com邮箱注册免费tk域名,可笑的是昨晚ymail怎么也登不上去了。试了几种翻身姿势都没成功。最后折腾着没劲,于是去Godaddy买了个域名,告别免费,提前负产。

就是:http://www.liangqid.com, 欢迎来访。
原先的qdblog.tk继续,如果续期成功的话。

2、前几天花了1.5个通宵更新主题,后来睡不稳,做梦,摇摆不定的那种。醒来时恶心,吐马桶里发现是血,再吐还是血,又吐还有,然后不理它了。

早上拿毛巾,发现上面有血迹,再照镜子发现,什么时候嘴皮子破了。

2012-12-18 3 条评论

今天,
我才知道
原来
这,
叫做
梨花体


你妈的
真不错

一天晚上,读骆以军的《西夏旅馆》,翻到下部倒数第二篇《神谕之夜》。小说里的“我”是一个穷小子,第一次恋爱,被一个身价上亿的对手抢了女朋友。准确地说,女朋友是突然地消失了,在所有曾经熟悉的地方都找不到她。“我”开始以为她躲着“我”,后来不得不相信,她跟别的男人走了。

骆以军把“我”在失去女朋友之后的一段时间的状态描述为,好像一直有一架摄影机对着“我”拍摄。“我”以为已经有为“我”写好的剧本,以至于当初女友和“我”还在一起的时候,“我”似乎并不十分确定这种真实的美好。而后来她消失了,“我”又有种她将回来的幻象。因为摄影机还一直开着,没有她,剧本怎么结束呢?

这是一种关于青春的感觉。那个时候总有未来挂在额头,现在如何不济,总是暂时的。而如果现在的一切都显得美好,又并不太相信,所以又要制造许多优裕的烦恼。青春总要藏些悲伤的心事,或者美好的回忆,因此,便显得斑斓多姿。
刚失恋的时候,不能想起他(她),一想起来就要伤心一阵。而如果看到他(她)和她(他)在一起,即使做梦也会哭醒。反复地决绝,又反复地去找他(她),日子就是这样无厘头。

青春的未来是一种不确定的确定。貌似有一部剧本,“我”担当主角。可是不知道怎么演。对着镜头,有种种局促。笑呢还是哭呢?这样笑?是这样哭么?诶,都不确切的。镜头还在那里,“我”有时淘气,但都容易认真。悲伤要演,快乐要装,而悲伤快乐是什么并不重要。

可是,有一天,“我”发现摄影机不见了,它根本没有存在过!“我”突然明白,她永远不会回来了,永远消失,剧本没有,未来也从来没有过!“我”陷入孤独的悲伤之中。

他在售票厅挤了一个小时的队,买好了去N城的票。进站安检的时候,检测器发出异常的声音,他没意识到是他的包里的东西发出来的,拿起包正要走,两个站妈还有一个中年警察围了过来。站妈要他打开包检查,口气上好像他不打开她就要亲自动手的意思。
他不相信自己包里有什么危险的东西,于是就照做,一样一样把包里的东西出来,直到他拿出他那把小刀。
那个说话的站妈把小刀从他手里拿走交给了中年警察,警察拿了刀子漠然地转身走开,然后把刀子扔到他安检小间里的桌面上,始终没有一句话。
那把刀子是前年夏天他和同学骑单车车旅行的时候买的,此后一直跟着他,前几次做火车过安检都没出什么问题,现在他觉得奇怪又非常舍不得。
再看到那警察老爷一样的态度,他心里突然很火。在警察扔下那刀子的片刻,他跑过去把刀子抓在手上,说,我不坐了,然后出了站去。
其实那刀子才几块钱,还不抵火车票十分之一的价钱。但是他不想看到那警察得逞的B样,他宁愿委屈下,也不能忍受。
后来他去查《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找到了《管制刀具认定标准》。他的是折叠式的水果小刀,刀身展开长11公分,刃长4.5公分,他也不确定是否符合认定标准。
他想着,觉得委屈,觉得自己同那标准一样操蛋了。

博客已正常,不是被墙,是域名本身的问题。感谢某几位童鞋的反馈。
虚惊一场,想起杯弓蛇影的故事。在这里,头上悬着一把刀,心里挂了一些恐惧的生活。
还想起说,古代有种大臣(其实可能只是官场里的小角色),有着青史留名的念头,常做些冒犯皇帝的事情。而皇帝不杀他,为的是不让他得逞。可是他却以此更加自以为重。
甚至在海子自杀的时候,还有人说,他用死自我宣传。
陈光诚飞美国了,有人想,坐几年牢,受一些政府的迫害是件回报很大的投资。毕竟普通人在这个国度,过上十几年非牢的幸苦日子,受上十几年无形的迫害,人生也变不了多少样子。没有梦想,于是自残。
在没有自由的地方,容易产生畸形的心态。

而我呢?这是如何,如何,如何?

不长见识 | 晨钟暮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