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纯真的悲哀者,我都尊敬。人从悲哀里落落大方走出来,就是艺术家。(木心 《文學回憶錄》)

我想去看花
在半山坡上
开着红花,紫花
在暗淡的天色底下
小灌木,矮松树,荆棘丛里面
开着的花
在冬天的早晨
或着秋天的傍晚
去看花
在暗淡的天气里面
在明朗的天气里
在分明的时空
去看花

2016-01-15 0 条评论

我爱好这条街
有许多好吃的
有许多人
有许多漂亮的衣服

我爱好夜晚
孤身入梦

天空很薄
很薄
我站在下面
单薄的
操场上
演唱会
还没开始
吉他手在试音
用一首很土的曲子
什么叫做土呢
就是很土的那种

在空旷的
塑胶操场上
这是一个新的操场

在天空下跑步
还有人放风筝
天空西天那边一带飘红
这是暮色的青春

我在新加坡遇到一个北京来的人
他告诉我
北京的灰尘很大
我没去过北京
我问他
是不是和上海的一样大?

2016-01-15 0 条评论

他其实是想
看看一样那边的生活

“要记住,我们是没有什么 career 的,有的只是 pay check 罢了。”(木遥 升职记)

事业不过是凭空捏造,使人迷失于社会生活的名词。人生尔尔,唯自我和七七最值得拥有。

2015-10-20 0 条评论

他是一个好男孩
骑着电动车
载着两个花枝招展的姑娘
经过KTV门口
经过人声鼎沸的广场
在喧闹的歌声中
大妈们的屁股扭的一致

在转角的街头
烧烤的烟雾弥漫
约上三五好友
损友、狐朋狗友
桌上摆一排羊肉串
烤玉米
喝几碗啤酒
也是一个好夜晚

二、关于关心

每年回老家我都会去翻一翻学生时代留下来的黑色皮箱。皮箱里面放着我高中时代的明信片,日记本,文具以及那时候和同学照的大头贴。每次我走到那个大箱子前,看到上面覆盖着的一层灰尘,就会想起高中物理课本里讲的熵增原理。

人一到30岁,看事情的视角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30岁以前,在成长,学习,积累。30岁以后就发现,事情正在变乱。童年的很多回忆变模糊,学生时代的旧物已经显得陈旧。父母在老去,甚至感觉到自己也在变老。总有一天,所有一切,亲人,朋友,小心呵护的爱情,童年的玩具熊,美好回忆,悲伤,都要消失的。岁月每日洗刷着我们的身体和灵魂,身体的每个细胞死而生,终于在岁月的长河里累积起病变和死亡。

因为,熵增原理。

而这个和关心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知道逆熵增的关键在于能量。而能量本身是无序的。

关心呢,我给它下个不确切的定义:关心是一种经过智能组织后的有序能量。(当然这里的关心就不是动词了,不如把它看成一个哲学名词)

所以说(以我不成熟的观点),关心是打败熵增的一种武器(消耗能量,智能导向的能量)。关心陈年旧物,让它持续如新;关心房间卫生,让它长年有序;关心女朋友,让她天天开心(但愿)。

举一些例子来说: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你关心所学的东西,在上面下功夫(注入能量),才能学好;

热爱工作:你关心你做的事情,认真去做才能做好(才哈皮);

好的修理工:一个修理摩托车的舒服师傅修的如何,要看他是否真正关心他在做的事情。《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

爱情:不要相信一个冷落你(类似的表现)的人说爱你的话,因为他她不关心你。(这是大部分心灵鸡汤里都懂的道理)

等等·················

再回到机器智能那个话题来说,人类文明是最终灭亡还是成功进化为新的形式,那就要看人类是否真正关心自己所在做的事情,是否充分考虑做每一件事情的后果。如果人类用足够的耐心和审慎对待每次的技术革新,我想避免灭亡的命运是非常可能的,当然,我们的愚蠢无法估量(鉴于某国现在的状态,必须加上这句)。

~~~~~~~

一、机器智能

机器人拥有智能似乎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像《终结者》里面描述的那样,机器智能(天网)反叛,将人类世界置于灭亡的边缘。我想如果真发生这样的事情,电影里面人类反抗的故事将难以成立。因为机器智能相较于人类的生物智能优势太过明显了,几乎是全面超越。例如:

1)高度的扩展、学习能力;
2)强大的储存能力;
2)强大的生存能力(与复制能力与信息存储结合,几乎永生);
3)无内在限制的复制,融合,分离能力;
4)几乎无成本的机器个体间的信息分享;
5)··········

每个机器智能直接进行知识的传输,而不必写类似这样博客!所有的机器可以合并为一个单独的智能核心,核心也可以分解成众多个体单独运行。且每个个体可以拥有智能核心的所有信息拷贝,而每个个体又可以通过复制创造新的核心,各个新核心之间又可以进行新的融合(超智能云)。在无外界资源限制的情况下,其智能,数量等之增长与更新几乎为指数级。

与这等能力比较,人类的那点智能真的是太原始了(其实倒不是人类的智能原始,只是人类的肉体是个大累赘,可扩展性太差,太脆弱。这里应该说形成人类智能的生物组织方式太原始了),如果人类不幸与机器智能为敌,必亡无疑。

然而不必悲观,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或许事情又是另外一个样子。

提到机器智能,我们通常想到的是,人类科技赋予机器以智能,大概如此。如电影《终结者》。

而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也可以是,给人类的智能赋予机器属性。怎么讲呢,比如我们可以想象给一个人安装假肢,像钢刀飞人那样。进一步想,假设给你一个机器的身体呢(假设哈,先不讨论技术实现。这样不用吃饭了,也不用呼吸了,上天入海都极为方便。带个电池每次回家就插上插座,想象空间太大了,因为你可以随时把自己DIY一下,哇哇)?如果是这样的话,每个人估计都会选择机器(不要就想着金属材料)身体吧(对么?)。假设所有的人类都进行这样的升级,肉体人不再存在或者为了满足一些人的怀旧情节造出新型的肉体(那时的肉体估计不再生病,也可以不要呼吸,以新的能量供应方式代替,并且你也不用担心意外死掉了,因为你可以把你的大脑实时备份到智能云端,死了再买一个身体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人类是否算灭亡了呢?

太多的细节就不想了。

纵观几亿年的生物进化史,从有机物质出现到人类文明,中间每一次变革,没有(有吗)确凿的证据表明新形式会直接导致旧形式的灭亡。相反,旧式生命的基因总是(是吗)在一定程度上被继承下来(比如,目前为止人类还是有机物体吧)。或许从人类到机器智能会有点特殊,因为这里继承的将是智能。

所以,与其想成人类被机器人取代,也可以想成人类进化为机器人。当然不要局限于机器人这个简单的概念,而应该放眼于人类文明所有领域的全新变革。人类文明将转变成为一个全新的形式。这种文明的最终将不受物质实体的约束,而以智能信息的方式遍布宇宙。

读乌青的诗,感到自己的脆落和焦虑。比如这首:

担心老太太(给六回)
——乌青

老太太死了
死了就死了吧
老头子还活着
活着就活着
小伙子啊小伙子
不要担心
不要担心死了
也不要担心活着
但是你真的担心

乌青很厉害,因为他不是一个追求“成功”的人。接受“失败”,所以可以开脱出来,观察这个时代生存最本真最无聊的部分。
我们活着,有许多怕和爱。年轻的时候,不知道怕,愚蠢地爱。慢慢年纪大了,爱基本消磨了,怕的却越来越厉害了。放下这些怕,也就是生活后面的那张网,那得要很大的勇气。我看了乌青的诗,又反思这些东西。
乌青的“无聊”有点像在参禅(我瞎说的,我不知道参禅是怎么样的),但是他没有超脱出去。就像是他要去摸一个姑娘的脸,但是他没有摸下去,也没有把手收回来,就停在半空。
他的书写基本上就是在靠近人类生活最真实的状态,一句话,也就是孤独的状态。他写那些状态发生的时刻。
当然有时候也会带有感情,比如这首《小姨之死》,自看到这首,我开始喜欢乌青:

小姨之死
——乌青

去年夏天
我的小姨被查出得了
肺癌晚期
我去看她
她坐在地上
趴着凳子咳
瘦得很干净
吐痰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只低声对我说了一句
“水果拿去吃”
我说“奥”
就吃了一根香蕉
接着又吃了一根香蕉
然后走了
不到一个月
小姨便死了
我们去了火葬场
小姨的尸体摆在那儿
中午我们吃盒饭
喝听装的冬瓜茶
后来我们还吃了几颗糖
傍晚
小姨的尸体被推进去了
火葬场的不远处是海边
由于等待的无聊
我就一个人去了海边

看这首诗,我几乎想到我小时候发生的一些事。有一次我坐在屋檐下哭,哭着哭着累了停下来,妈妈回来问我坐在屋檐下做什么。
那感情也不像他特意加进去的,可是这样写死亡,写一个亲人的死亡,那他背后的感情会是什么?
木心说,优秀的作者,功力只会使到百分之二十(不准确的话,不知道具体多少)。
不过乌青写无聊,有时我又觉得有点过,比如:

动它
——乌青

动它它动它它动它它
动它它动它它动它它
动它它动它它动它它
动它它动它它动动它它
动它它动哎呦它它动它它
动它它动它它动它它
动它它动哎呦它它动它它
动它它动它它动它它
动它它动它哎呦它动动它它
动它它动它它动它它
哎呦
哎呦

这个够无聊吧。形式和内容上都够无聊。也够孤独。这样的诗也就乌青能写吧,所以叫乌青。

晨钟暮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