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5 0 条评论

人总要以一种方式保存尊严,这样就算形体和精神受折磨,他也还能支撑下去。

他要变成老年痴呆,也还是要固执下去,就算在儿子面前犯了错,也还是要坚持,最多不过是老了,不是他的错。

我们不知道自己以何种方式死,总有这么一回,这是他的说法。

我们要以自己的方式活,只有这一回。

“如果注定要以某种疾痛死去,那有什么担心的呢”,姑姑这样说。

“你死了,我会想念你的”,我想这样说。

可这有什么好说的呢,好像真的像死别似的。

2017-07-02 2 条评论

下午骑共享单车回家。
经过一个坡的时候,一个妈妈骑电动车带着一个小姑娘出现在我后面。
小姑娘在我后面喊,“加油,加油,加油。”
我回头去看,她妈妈骑电动车正超过我,她还在喊,“加油,加油,加油”。
她妈妈看见我,笑起来。
我也笑起来了。

查拉图斯特拉在一座高山上。
尼采说,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受上面的冷空气。
登上高山,这不是平常路,是一条孤独,幸福之路。
于是,他把世间的一切都踩在脚下。他在冰山与雪海之间自由隐退。
冷空气给他一种独特的体验,他不必刻意去适应高山环境,因为他时刻注意保持自己勇敢,坚强的体魄。

世界被他踩在脚下,他看轻被踩在脚下的世界。
有许多人,从来没有注意保持自己的勇敢。尼采之孤傲狂妄,不在于他自认为自己有多么独特。当然他是独特的。他的独特不是他狂傲的理由,而是结果。尼采是人,众生一员。尼采轻贱的是那些精神上的懦夫。山颠已然使他们惊惧,上面的冷空气,该会如何使之肺结而死。

高山峡谷,森林原野,这是真实存在的。

不要那么乐观,以为你来到了一个平原似的年代。
这个世界不是一整个平原。

2017-06-25 0 条评论

《桃色公寓》

我们为什么在生活?
读书,看电影,工作,生活,难道只是为了记录下来,表示自己活过吗?

有时写作是一个非常孤独的行为,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就是想记录下来,没有任何目的。我知道没有人在乎,世界真实存在着,它才不在乎自己是如何存在的呢!

然而我等活物必须在乎,在乎该在乎的,不该在乎的。
“色即是空”虽然道明了真相,但无法以在乎见,必以不在乎见。

明白套路,理解套路,明白庸俗,并庸俗而不自知,因为都需要爱。
爱是最好的理由,对于一个孤独的灵魂。

“你知道的,我曾经像鲁滨逊漂流记里的男主角那样生活
在八百万的幸存者中
有一天我在沙滩上看到了脚印
发现你也在这里”

2017-06-15 0 条评论

1、
早上开车的人
十个有九个面无表情
像赶丧事

2、
我是一个不彻底的自我主义者
(不彻底几乎是软弱
自我主义大概是敏感
我是一个软弱而敏感的人
两种表述
你喜欢哪一种?)

3、
人都不愿意放下精明
有的人马虎
有的人颓废
不论是怎样的态度
有些问题始终要面对

人都不愿意放下精明
修正一下就是
在确认自己就要死了之前
人都不愿意放下精明

许多人知道自己将死
很少人确认自己要死

4、
很难相信,在雨花台公园里那些散步的人
在地面上动的肉体
将来某一天,某些天,将全部埋身土下

毕竟有个小孩喊他爷爷
“诶”
——他爷爷回他,
声音清脆,明明很清脆的声音…

朝晨在电话里和我说,舅舅,十天后过年回家要买很多糖和烟花回来。
我一面笑着和他说,好呀,好呀。
左眼睛一面不止地流泪。

真不敢想,第一次看这部剧到现在已经过了9年。但这是真的啊,我刚刚抠手指算了一下。

那时候同学有一台老电脑,那种老式一大坨的CRT显示器。那台显示器占满了同学的半个书桌,我们一伙人在那台显示器面前,第一次看从舍管大哥那里弄来的黄片。记得有一次大伙正看着片儿,长胜咽口水发出咕噜声,一伙人回头向他,轰然大笑。(其实这些家伙都在咽口水。)

这部《东京爱情故事》也是在那台电脑上看的,记得都是在晚上,大家晚自习或者选修课回来,围在一起。

一伙男生,持续几个晚上围在一起看一部爱情剧,是不是很奇怪呢?

但谁不想要一个莉香呢?

2017-01-08 0 条评论
00:00/00:00

远方的车灯射向天际,然后消失
感觉像,有人想说什么
又没有说
爸,此刻我想停下来
和你聊聊

灯光又射过来了
不理会我
转而从我身边穿过,
一串串,一丛丛
扑向黑暗深处,
爸,此刻你睡的好吗

我正在一条又长又黑的高速路上
一路的雨和雾,尘与霾,一路的黑暗
一路的大车,小车
但我感觉正身处在一个无人的世界

爸,我怀念一些以前的小事
你记不记得有一次
我们走在山里
一只野鸡突然飞到路边,停在那里
等我们停下脚步看它
它又若无其事又地转身钻进了草丛

爸,你说草丛里有什么,
它会不会被蛇吃掉,
草丛里面会不会有它的窝?

爸,你记不记得有一次下雪
你早早的喊我起床
你看着很高兴
我起来后
看到你站在雪里
肩头上有一粒一粒的雪花
你那时候不到三十五岁吧

爸,我喜欢下雪,
老家好多年才下一次雪
下雪的声音像风吹草

夜里的雪下地大了
你带我去马头山吗?
我没有去过下雪的马头山
山坳里的池塘会结冰吗?
池塘里的鱼会在哪里?

爸,我一个人站在雪地里的时候你知道吗
那天我在菜园里一个人都没看到
只见菜地白地发昏
天地冷呼呼地,静悄悄
菜园边树林的鸟不见了
我踩着雪
穿着雨鞋
肩上靠着一把大伞

爸,踩雪的声音有点像你打呼噜
你三十岁的时候
爷爷已经去世
你在远方的城市做什么

爸,你别牙疼了
爸,你别腰疼了
爸,你别不高兴

我脑海中的画面是,一个漫游者日出时站在无名的路上,太阳升起来了,火车从旁边呼啸而过。这个年轻人的心情是如此自由,他有点饿(hungry),也知道得很清楚,自己对前面的道路一无所知(foolish)。

来自:阮一峰: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的原义

晨钟暮鼓